出版上市公司哪家社最赚钱

2018-05-16 08:23:00 来源: 出版商务网 作者: 赵冰

  今年年报季,多家出版集团上市公司公布了旗下共53家出版社的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等数据(未包含新经典、中信,以及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收购或并购的图书策划公司)。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较好的经济效益是出版机构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在整个文化产业都在呼吁内涵式发展的今天,坚守出版品质,注重社会效益的同时,各出版机构在经济效益方面表现如何?哪些出版机构表现出了较好的盈利能力?出版社究竟赚不赚钱?

  再次郑重声明:本文数据来源于各出版业上市公司2017年年报,商务君只是数据的搬运工,不要打电话来要求删稿子哦。

  营业收入差距显著,教育社优势明显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很大程度能体现一家出版机构的经营能力和可持续性。但由于各出版业上市公司年报格式存在差异,53家出版机构中,有近半数未公开2017年营业收入。已披露营业收入的30家出版机构2017年营业收入共计104.24亿元,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的仅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1家,而不足1亿元的有6家。

  表1 30家出版社营业收入情况(单位:亿元)

 

  其中,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以及大象出版社、四川教育出版社、广东教育出版社等4家教育社表现出十分明显的优势,营业收入共计33.82亿元,所占比例达32.44%。教育出版机构主营教材教辅,从整体资产规模行业领先的地位,能够看出我国教育出版需求持续旺盛,教材教辅支撑了整个出版行业的半壁江山。也正因如此,教育出版的问题和成绩会波及到整个出版行业,出版产业提质增效、内涵式发展,教育出版是关键。

  为了更全面观察和分析各出版社的盈利能力,商务君将教育出版社刨除,重新对其余25家出版社进行了排序,见表2。

  表2 除教育出版社外25家出版社营业收入情况(单位:亿元)

  其中,共有3家2017年营业收入突破5亿元,分别是商务印书馆(9.19亿元)、青岛出版社(7.91亿元)、江苏译林出版社(5.70亿元)。三家大众类出版机构各具特色,且都在各自相应的领域形成较大的市场占有率。

  作为中国出版集团旗下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一级出版社之一,成立120周年的商务印书馆总资产和净资产规模都在众多出版机构中遥遥领先,这与所具备的业内罕见的综合出版实力密不可分,即在教材教辅、一般图书出版和图书发行(涵芬楼)等方面均形成了较高的品牌辨识度,并在全国多个省市和地区设有分公司。

  青岛出版社作为城市传媒旗下的综合类城市出版社,一般图书占比连年增长,特别是生活类图书竞争力显著;青版教材教辅更是拥有较强市场优势,部分产品实现山东省中小学教材市场70%的市场占有率和青岛市场100%的市场占有率。

  江苏译林出版社作为国内少数几家专业涉外出版机构之一,连续多年位列全国文艺类图书出版社总体经济规模综合排名第1名,在外国文学、原创文学、人文社科等板块都积累了不错的口碑和影响力。该社社长顾爱彬始终对单体出版社未来的市场空间持积极态度。

  此外,营业收入TOP10中,共有2家少儿出版社,分别为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安少社”)(4.18亿元),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3.35亿元)。连续两年被称为少儿出版“黑马”的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2017年发货码洋突破14亿元,在全国少儿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三;数字出版线上收入首次突破1000万元,有声图书超过5000万码洋,数字出版平台用户超过100万;成立时代少儿文化集团,顺利完成ABC英语教育培训集团的并购项目,实现教育领域的战略性布局,可谓是成绩卓著。而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2017年一方面在中小学教材教辅方面成绩不俗,另一方面,在一般图书领域不断发力,文学板块以原创儿童文学产品为龙头,一大批优秀产品受到读者和专家高度评价,婴幼读物板块和科普读物板块也屡有重点产品呈现,市场表现不凡,多个系列图书销量实现新突破。此外,明天出版社(简称“明天社”)和海燕出版社(简称“海燕社”)虽未披露营业收入数据,但两家少儿社2017年净资产规模等数据均行业领先,销售业绩应该同样不俗。

  仅5家社净利润破亿,大众类畅销书带动作用明显

  净利润和净利率是衡量出版机构经营效益的主要指标,53家出版机构中,2017年净利润超过1亿元的仅有5家。

  表3 53家出版社营业收入情况(单位:亿元)

  由表3可见,包括商务印书馆、青岛出版社和人民音乐出版社在内的9家主营或涉及教材教辅出版业务的出版社,在净利润和净利率方面同样位居前列,可谓是“最赚钱”的出版机构了。其中,人民音乐出版社虽不是专业教育社,但其音乐教材,特别是中小学音乐教材市场占有率常年居首,早已在音乐类教材、音乐专业图书和音像产品方面形成了极高的品牌辨识度和影响力。

  从利润角度分析,教材教辅市场和印量需求等都相对稳定,内容更新频次少,更新成本低,一定程度提升了出版机构的利润。更重要的是,教育出版及机构近年来依托教育资源,大力开发在线教育业务,强化教育服务优势,提升平台运营能力,大大优化了产业结构,提升了可持续发展能力。虽然一直以来教育出版机构在经营业绩方面看似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但近年来,国家不断出台相关政策法规推进教材改革。教材教辅出版环境的剧烈变化,特别是三科统编教材政策的施行,让一些教育出版机构面临着市场压缩的风险。再加上纸价不断上行等成本问题,教育出版机构的利润也在不断被冲销。未来的教育出版机构,融合新技术,探索多元化,任重而道远。

  表4 除教育出版社外46家出版社净利润情况(单位:亿元)

  同样剥离教育出版社后,再来看其余46家出版社的利润情况。相比之下,完全脱离教材教辅出版的大众出版机构,若要赢得更高的利润,一方面要在原材料涨价的背景下控制生产成本,另一方面,势必需要依靠畅销书的带动。在净利润方面,少儿出版社优势明显,安少社、明天社、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海燕社2017年净利润都排在前15位。但相比之下,净利率的表现却并不十分突出,安少社和海燕社净利率分别为18%和20%,远不及同一集团旗下的教育出版社。

  虽然近年来童书市场一路高歌猛进,但显然即使正处于黄金期的少儿出版也并不如外界所言“门槛低,好赚钱”。教育改革深化、成本费用增长,以及价格战和盗版等问题,对少儿出版社的影响相对更大。

  而大众出版领域,净利润的表现与营业收入、品牌影响力、市场化程度等因素基本呈正相关,可见,市场占有率、品牌影响力等对于提升出版社盈利能力至关重要,对于冲销不断上涨的成本压力和折扣压力等也都具有积极作用。此外,虽未列表中,但作为大众图书策划机构中的翘楚,中南传媒旗下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博集天卷”)2017年继续蝉联一般零售图书公司市场第一,打造了《见字如面》《平原客》《我不》《晓松奇谈》等精品畅销书,净利润首次破亿。

  总体而言,对于强调双效并重,提倡社会效益优先的出版行业而言,经济效益是最大化实现社会效益的基础和保障,但目前来看,辛辛苦苦一整年,与其他行业相比,出版社这样规模的资产和净利润着实称不上“赚钱”。你觉得呢?

责任编辑:江文军
相关推荐

行情中心

新股日历

今日热点

扫码关注
中国财富网
微信二维码 新.jpg

微信公众号

2.jpg

新浪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