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震:艺术品牌该怎样?

2018-05-29 09:59:00 来源: 中国财富网

  5月26日,香格那画廊西岸空间推出徐震®新展“异形”,此展延续了其对于后全球化生态下对文明的改造、迭代与进化命题的兴趣。

徐震®Alien 1 异形 1Metal

  徐震®  新展“异形”展览现场

  《异形 1》

  金属、矿物复合材料、不锈钢、丙烯、塑料、布料、石头

  2017 ~ 2018

  (x 28 pieces) | Each 705*2070*300cm | Each 530*1280*300cm

  徐震®  新展“异形”展览现场

  《异形 1》(局部)

  由“永生”系列推进而来的新作《异形1》将画廊空间一层改造成一座牢狱。徐震®将东方汉俑结合囚犯形象,使之进入一种冲突又融合的模糊境带。这些形象的结合和转译,是政治、是宗教、还是环境问题和文明冲撞?徐震并不留下标准答案。“它有点像思维的圈套。每个观众都能产生不同的反应。”徐震说。

 stainless steel

 acrylic paint

  徐震®  新展“异形”展览现场

  徐震®

  《异形 2 –沉睡的赫马佛洛狄忒斯、西汉陶抚瑟女俑》

  矿物复合材料、丙烯、不锈钢

  2017 ~ 2018

  130*200*165cm | Hermaphroditos 120*180*145cm | Female musician play 85*120*80cm

  与《异形1》对应的是,在二楼展示的《异形2》抽取了“汉代女俑”和希腊神话中的“雌雄同体”神,二者呈现了如同“永生–涅槃佛”式的并置。经一楼的庞大的叙述视角后,二楼显得更提纲要领。与此同时,一系列绘画作品也悉数展出。其中,绘画性作为装置的元素,被充分调用。 比如,始于2017年的“进化”系列将距今近两千年的敦煌壁画与非洲面具共同绘制于油画布上,远古时代的文明,与现代社会所保有的原始性交错并呈现出超越时间桎梏的美学面貌。而在“运气”系列中,徐震®将新石器时代传承至今的礼器进行再造,而最终形成的画面,则开辟了抽象表现的路径。

  徐震®

  《运气 05:38》

  布上油画

  2017 ~ 2018

  Diameter:250.0 cm

  徐震®

  《进化-莫高窟 254窟西壁画、塞努佛面具》

  布上油画

  2017 ~ 2018

  200*135cm

  细心如你,一定留意到上文中的®标识。2009年,徐震创立没顶公司,开始“以公司的形式生产艺术”。2013年,他又成立同名品牌,以徐震®的形式推出个展。这几年,玩转跨界、开“超市”、开艺术衍生品店,徐震一路走得越来越多元。

  “别人说我商业,我不在乎。”这句话,徐震说过很多次。他说,自己“没包袱”,要忽略“套路”。

  对话徐震

  雅昌艺术网:过去几年,您的不少作品围绕文明迭代话题而展开。它如何在新作《异形1》和《异形2》中得以呈现?

  徐震:这件作品有点像思维的圈套。每个观众都能产生不同的反应:有人关注历史,有人考虑到全球化问题,有人会疑问:把汉代唐俑(形象)和囚犯形象结合一起会不会有问题?每个人经验不同,反应会不一样。

  雅昌艺术网:您在做这件作品的出发点是什么?

  徐震:尽管一些汉俑和关塔那摩囚犯有相似的姿势,但他们来自不同的需求。汉俑来自中国传统的文化、体制和审美雕塑,囚犯可能由于宗教文明的冲突,以及社会权力上的不平衡。他们之间有联系,但没有说明。有些观众会讨论作品是否涉及政治,但又抓不到把柄。这就像我们今天面临很多事的时候,无从下判断,但又好像很容易被煽动起来那样。

  雅昌艺术网:所以相比用作品给一个答案,您更倾向于把作品作为引子,让观众去判断?

  徐震:对,之前也是这样。比如那些东西方的“无头雕塑”。通过将佛像和希腊神话的人物形象融合,表达各自历史和审美上的冲突,它可能涉及到很多历史发展、集体的历史文化的话语权等问题。

  雅昌艺术网:您在不少作品中摘取过一些东西方文明的形象。个人对历史和古文明——比如古希腊、古罗马时期有过相对深入的研究吗?

  徐震:不太了解。对于作品而言,这些形象是一种工具和创作手法。我一直觉得,过去的历史和文明,需要在今天被使用,才对今天有价值。当然,观赏、学习也是一种方法,但它应该远远不止是这样的一种关系。

  雅昌艺术网:那么,在摘取具体形象时,如果做到拿捏恰当?

  徐震:我们不是要告诉别人,我们研究了什么,得到什么结果。我们不想把门槛拉得很高,不是说你一定要有足够的知识背景才可以(进入和了解),它不能太精英化。我们的作品都比较直观。比如,大多数观众可能分不清楚希腊时代和罗马时代,但他看到一个雕像,知道这是“西方雕塑”,到这个层面就可以。当然,在开始做新作品时,我们会做一些研究工作。做《异形1》前,我们看了唐俑、汉俑,包括其他朝代比较有代表性的形象,但发觉汉俑比较有代表性;监狱造型方面,我们复原了一张关塔那摩的图片,从中决定铁丝网的粗细、监狱的结构,以及汉俑雕塑的位置。这件作品做了差不多半年。

  雅昌艺术网:在这个强调效率的时代,有时,做作品也需要迅速反应和产出。能这么理解吗?

  徐震:也不能说是与时俱进。我们基本在电脑上完成学习和了解的过程。举个例子,二楼展出作品里有非洲面具和莫高窟形象。现在,我会觉得有些非洲面具“形象”很卡通,但在民国时期的人肯定没有受到过卡通审美影响。所以,这就是一个时代背景下造成的思维惯性和经验,用现在的经验去判断以前的历史,结果肯定不太一样。

责任编辑:王宁
相关推荐

行情中心

新股日历

今日热点

扫码关注
中国财富网
微信二维码 新.jpg

微信公众号

2.jpg

新浪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