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玮:打造经济转型风向标 发现价值投资低洼地

8月15日,由中国证券报社主办的“第十九届中国上市公司金牛奖颁奖典礼暨高端论坛”在贵州举行。中国财富传媒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裁兼中国证券...

  • 中国财富传媒集团董事长、总裁、中国证券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葛玮为获奖者颁奖。
  • 颁奖——2016年度金牛创富领袖
  • 颁奖——2016年度金牛董秘奖
  • 颁奖——2016年度金牛投资价值150强
  • 第十九届中国上市公司金牛奖揭晓
TOP

精彩访谈

TOP

图片直播

TOP

精彩视频

以下文字由速记稿改编,未经发言者与论坛主办方审核,转载或引用请谨慎!中国财富网不承担转载引用以下文字所引发的任何后果。

  会议时间:2017年8月15日14:00——18:00

  会议地点:中天凯悦酒店宴会厅2+3厅

  主持人:郎永淳

  圆桌对话主持人:劳志明

  主持人(郎永淳):好,尊敬的各位领导、各级专家、企业家、媒体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今天这个下午是一个见证历史、开创未来的时刻。刚刚的短片回顾了过去十八届金牛奖,对于所有的上市企业的一个梳理,当然也见证了一系列的成长。这种成长不仅仅来自于股价的成长,更在于结构的进一步优化。

  欢迎各位今天下午能够来到爽爽的贵阳,来出席今天这样的环节,我代表主办方中国财富传媒集团和中国证券报表示热烈的欢迎。今天不仅仅分享他们的荣耀,还请专家给我们做深入的解读。当然请到一系列的企业家分享他们对于创新发展的一系列的趋势性的认识。

  今天有很多专家、学者、领导来到现场,接下来用几分钟的时间做一下介绍。首先掌声欢迎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先生;新华社贵州分设社长李银先生;上海证券报社刘冬赋先生;国泰君安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朱永宁先生;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监管一部副总监徐明磊先生;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副总监肖金锋先生。

  介绍来自主办方的各位领导,中国财富传媒集团董事长、总裁、中国证券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葛玮先生;中国证券报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王坚先生;中国证券报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孙宁先生;中国证券报副总编辑闻召林先生。来自主办方的领导中信诚集团董事长毛振华先生。来自协办方的北京博星证券袁光顺先生。好未来教育集团副总裁樊保国先生。今天到场嘉宾非常多。感谢博时基金、招商基金、南方基金、广州基金等单位对本次活动特别的支持,同时感谢对本次上市公司社会责任贵州行提供支持的龙大肉食、杭州银行、宁波银行等公司。感媒体机构,中央电视台、人民网、中国日报、新浪财经等媒体对本次活动的支持。

  刚刚的短片当中金牛奖从1999年开始,中国证券报启动评比,作为主流权威的财经媒体,一直以来秉持公正、公开、公正的原则,建立起和上市公司的价值联系,并且建立起更加紧密的绩效评价的指标体系。我相信他们在市场上的影响力通过我们的环节,将会播到更多的区域,影响更多的人。

  接下来有请主办单位的代表,有请中国财富传媒集团、董事长、总裁、中国证券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葛玮做致辞。

  葛玮:各位企业界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

  今天,第19届中国上市公司金牛奖颁奖典礼暨高峰论坛在爽爽的贵阳举办。我谨代表组委会,向获奖的上市公司企业表示诚挚祝贺,向获奖的企业家和董秘致以崇高敬意!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改革开放全方位推进,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式、产业结构、商业模式等发生了深刻变化。翻阅历届金牛奖获奖榜单,我们清楚地发现上榜企业从煤炭、有色、钢铁切换到酒类、服装、日用品,从建材、地产切换到汽车、家电,不同大类的产业各领风骚三两年,有的甚至一年一度换新颜。在经济转型升级、向中高端迈进的大背景下,实体经济结构转型的方向是什么,产业调整的路径在哪里?这需要人们放眼全球经济科技的大趋势,瞄准经济结构调整的大方向,把握经济发展规律的大逻辑,解码区域版图,发现行业动向,分析产业变化,洞察企业经营之道。评选上市公司金牛奖,重在打造经济转型、产业调整的“风向标”和“晴雨表”,为更多的企业创新发展、绿色发展提供典范。本届金牛奖获奖上市公司中,我们发现,生物医药健康产业的上市公司独占鳌头,新材料、环保、高端制造领域的公司占据相当大的比重,资本市场的领先企业从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转移的轨迹,恰好与国家“十三五”规划的战略取向同向而行。

  资本市场的长足发展,催生上市公司大量涌现,主板和创业板市场3100多家企业,新三板一万多家企业,牵动了无数国内外投资者的目光,在复杂严峻的国际经济坏境中 ,新旧动能转换,资本市场潮涨潮落,此起彼伏。面对风云变换,广大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散户经常雾里看花,无所适从。如何准确把脉上市公司的走势,有效衡量上市公司的价值?成为广大投资者参与投资、维护利益时经常面对的难题。评选上市公司金牛奖,重在发现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的“低洼地”“标的物”,为广大投资人实现价值、减少风险提供慧眼。我们坚持独立、客观、公正的原则,持之以恒地开展金牛上市公司评选,不断完善全要素、多角度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对中国上市公司开展大扫描、大检阅,实现对上市公司整体价值的综合评估。这次中国证券报联合中诚信集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通过充分运用定性研究和定量分析相结合、比较研究与综合分析相结合的方法,在确保上市公司在财务安全的前提下,从财务效益、资产质量、偿债风险、发展能力及市场表现等方面,客观反映企业的真实业绩。我们深知,这些努力需要更加持久深入。

  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离不开大批企业家和广大劳动者的贡献。正是一代代企业家的善于学习、敢于探索、推动中国产品实现从借鉴模仿到自主创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跨越,推动中国企业从“平原”走向“高原”,高峰连绵,谱写出当代中国企业发展的“交响曲”、“大合唱”。我们关注企业,更关注企业家。当前,经济发展新常态特征更加明显,经济增速平稳放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力推进,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地区、产业之间分化更趋明显。面对这些新特点、新变化、新趋势,如何找准产业定位、选择战略?如何协调好与市场、员工、股东的多方面关系?考验着上市公司领导人、管理者的视野、远见和定力。评选上市公司金牛奖,重在发现标杆企业的“领航者”、“管理者”,为激发一大批企业家超越自我、追求卓越树立榜样。今天,捧得金牛奖的上市公司,数量不到A股公司的5%;获得金牛最佳领袖的董事长总裁们,更是百里挑一。能站上这个领奖台,充分证明大家在这一轮大浪淘沙的激烈竞争中,经受了挑战,掌握了主动。

  正是基于这些考虑,本次金牛奖评选活动设置了四大奖项:金牛投资价值奖、金牛创富领袖奖、金牛董秘奖和最佳投资者关系管理奖。金牛价值投资奖,旨在表彰那些注重长效发展的企业,为投资者挖掘出存在价值洼地的明星企业;金牛创富领袖奖、最佳金牛董秘奖和最佳投资者关系管理奖,旨在表彰企业家和管理团队,授予出类拔萃、成就卓著的企业领导人,以及具有行业美誉度的管理者。

  上市公司金牛奖走过了19年的历程。在持续不懈的探索和坚守中,我们对自己的价值追求、责任使命,认识越来越清晰;在栉风沐雨的磨炼和洗礼中,对金牛奖评选的参考坐标、标准要素,把握越来越精准。我们将加强与上市公司的沟通交流,加强与专业结构的密切合作,共同提升金牛奖质量,使之与中国资本市场一同成长。

  各位来宾,中国财富传媒集团由国务院和中宣部批准成立,拥有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经济参考报、新华出版社、中国财富网等权威、专业的财经媒体,以及中国财富研究院这一智库平台。我们将积极促进政府与市场的交流,企业与客户的合作,为大家对接商务资源、加强社会沟通、密切投资者关系架起立交桥。我相信,上市公司与中国财富传媒集团的合作空间将更加广阔。

  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主流媒体,中国证券报一直以“做可信赖的投资顾问”为宗旨,为资本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而努力。资本市场的实践永无止境,我们的服务也永无止境。中国证券报的上市公司金牛奖评选,将同大家一起致力于建设资本市场,迎接中国经济更加灿烂的明天!

  谢谢大家!

  刘元春:尊敬的葛总、毛总、各位嘉宾,下午好,非常高兴来我们这个颁奖仪式进行主题演讲。原来我准备的题目是历史视角下资本的责任,后来跟主办方讨论。他们希望我讲一讲新动能、新周期。

  在目前的时点谈资本的责任是一个话题。这样的时点谈一个新周期是很时髦的话题下,但是我们没有弄清楚资本的责任边界,资本与权利的关系,资本与劳动的关系,资本与社会的关系。那么我们要把真正的新周期谈清楚实际上很困难的。

  我之所以从历史的角度谈资本的责任,一个很重要的看法在于我们认为资本的责任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在普遍的环境,我们资本必然要面临着与权利与劳工与社会不同的融合,不同的碰撞。在我们大拐点的时期,资本的责任边界可能发生剧烈的转折,而这个剧烈的转折如果从历史上找寻的话,恰恰是美国在十九世纪末期转换时期面临的结点,一旦回到过去的时点,从美国历史上曾经的镀金时代向进步时代转换,我们就会发现,大量的大资本在镀金时代与权利进行结合,获得了最原始的这一种财富的爆发。但是在进步时代,被全面的进行约束,资本进行了全面的转型。所以我们就会看到,在美国十九世纪进步主义浪潮中间,最具代表是黑人乔治,他写了很多书。

  在这样一些思潮的引领下面,我们就会看到,我们很多的美国历史上的财团摩根财团、卡耐基财团,都在大转折时期,对于承担的社会责任,他所建立的这种王朝的政治经济基础进行了一个全面的重构。当然这种重构我们就会发现有很多种路径。所以我原来想讲我们的资本如何在这样的大转折时期,如何吸收历史上的一些经验,成果的进行责任边界的重构和我们资本责任的一种重新担任。

  当然也是我们一个资本的软着陆的可行路径。那么这个问题实际上在当今来讲,新周期要讨论清楚,必定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因为我们都知道,一个新时期的动能来源于精英阶层的新型的激励,不在于简单的谈产业、周期。如果我们的政治官员没有一种新的激励与社会的进步相结合,如果我们的企业家没有真正的一种创新精神,而我们的知识分子没有一种真正的社会担当,那么我们的社会进步是否发展就很难。所以我们经常讨论的从过去高速增长的时期,从传统的先富起来的时期转型到双中高的时期,转型到共富时期,这三大阶层这种转型,这种内在的激励体系的建立,必定是我们新周期出现的标志和最核心的标志。

  因此我们现在在资本市场讨论新周期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那么不同的学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但是这几年一个乱象,那就每当数据稍为有一点调整,马上跳出一个人提出一个概念,新周期出现了。老百姓很头疼,什么是新周期,为什么大家这么频繁的谈新周期,为什么大家热衷于谈新周期。很重要的,我们就发现,我们依然处于资本乱象炒作的时代,大量的学者依然在嘈杂的环境里面,为我们各种投机、各种乱象增加各种话语。

  但事实上我们也会看到,也会有很多简单的粉饰太平的学者,也会为了表明目标政策的一种胜利、成功性谈到新周期的出现。但是事实上我们就会知道周期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它的复杂来源于几个方面。第一个从不同的角度来看,有不同的周期形态。比如说我们从技术创新的大周期,一般50年一个轮回。如果我们从房地产来看,目前所统计的叫“库之列质”周期,基本8年一个轮回。如果从库存的角度有“基青”周期以后是40个月,还有超级霸限周期基本是100年。

  我们讨论的周期事实上根本不是同一回事,因此会看到很多人价值水平反转,马上有人谈。我们新周期到了。企业赢利水平发生变化,很多人会谈我们的新周期开始了。改革刚刚开始,有人会谈供给侧取得全面胜利,新周期也开始了。世界经济稍为萧条一点点,马上有人谈我们整个世界周期反转。

  同时某一项专利技术得到了一点点突破,马上就会谈到四次产业革命,第三次技术革命已经开始了。所以我们就会看到一有风吹草动,大家都在谈新周期。但是可能各自谈的周期完全不一样。

  我们真正要关注的周期是什么?我们不可能简单的关注短周期,特别是最不靠谱的就是库存周期。因为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它的这一个变化幅度在50%以上,那么更重要的大家知道,目前经济大转型的过程中间,我们实物产品的库存在左右整个经济来讲,它的力量已经很小,不像传统工业经济那么强大。像美国,你要它的制造业的库存的变化对于美国经济有多大,那可能你这是笑话了。所以说我们经常讨论的一个周期往往从中期的角度来看,一种增长方式的变化,一种动力机制的转换,一种结构的转换,以及以这种新增长方式、新结构、新动力相适应的激励体系,以及这些激励体系相适应的政治、社会基础。这样的一套体系就说我们要进入新阶段。

  因此我们所判断的就不能简单的依存各种参数,最近很多人最近新周期开始,标志性的事件,比如库存周期来看,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我们的产成品和库存指数出现连续8个月的上扬,同时PPI在去年8月份由负转正,在5、6月份达到高点,出现回落。有人谈到库存周期进入高位。

  第二个很重要很多人又谈到了我们目前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的利润在1—7月份同比增长22%,所以利润指标出现改善,那么会导致我们未来的投资会上涨,所以因此我们马上要进入到新一轮的投资周期。

  当然更有甚者,我们马上进入到一个新的技术周期,这些判断有没有道理,当然有道理。盲人摸像摸到的是不是大象的鼻子、嘴巴,但是不是大象的本身。目前判断中国新的增长方式、一种新的增长动力、一种新的增长结构是不是出现了我们要依赖哪些核心的逻辑和核心的参数?这里面很重要的就是。第一个市长的投资主体愿不愿意为下一轮的繁荣进行全面投资。这是第一个核心指标。目前我们会看到,我们民间投资虽然从去年3%的增速出现了反弹,但是最近一直徘徊在6.5%左右这个水平。这种水平能不能支撑中国经济按照这种中高速进行运转呢,很难?

  那么我们就是会看到,我们民间投资的积极性实际上只是出现了一些回落,远远没有到大规模的进入到一些主营行业,进入新的支撑行业的这种状态。这个非常重要。而这个参数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取决于几个。第一个我们民办企业家的信心指数,对未来有没有信心。第二个取决于我们对于未来的资本投资收益率。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去年,特别是2015年资本投资收益率基本达到历史最低点,我们所测算基本在2%左右这样一个水平。目前出现了反弹,这种反弹我们就会发现,它与世界的平均水平还要相差很多,也就说是一个恢复性的。

  那么进一步的增长我们并没有看到它的空间,当然更为重要的一个我们也没有看到民间资本的投资的这种空间来源于哪些地方,民间投资的这种信心稳定来源到底在什么地方,所以这是我们必须真实询问的一个。

  那么投资的空间来源于什么,投资的信心来源于什么?第一个我们技术的创新,技术创新这些年都在呼吁第四次产业革命,智能技术、物联网等等先导性的新技术的出现,但是大家一定要有一个非常冷静的思考,即使在美国这样的社会,这几大先导性的行业所占GDP的比重也没有超过18%。当然我们国家按照发改委的统计,我们目前的六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所占的GDP比重是10%左右。

  因此我们就会看到,目前新产业要拉动世界经济这个马车,要拉动中国经济这个马车,还没有到完全胜任的地步,所以十月五规划战略性新兴产业从十二五的8%提升到十三五末期12%左右,大家能够预计到,我们所做的规划,所进一步的空间有多大,这是可以考虑的第一个。

  第二个很重要的一个,就是我们对于技术革命性的变化到底怎么看,我们就会发现,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带来专利技术的爆发,我们对过去20年的专利技术结果疏解,发现仅有一个行业在近10年的专利技术的增长速度是提升的,这一个就是环境治理是增长的。其他的专利技术增长速度都在下降。因此我们就会看到,一些革命性的技术是不是像大家如期的出现了呢?如果我们考察历史就会发现,每一次大危机恰恰是上一轮技术爆发承载的产物。大微机往往是两次技术革命的一个转折期。这个转折期一般认为有10—15年左右。这是大家比较乐观的估计,所以大家会看到,美国很多学者在谈,我们为什么对技术进步还并不是那么乐观,第四次产业革命不是像大家所想象的如火如荼。

  因此从世界角度来讲,技术进步解决全球走出危机的方案是可期可求但是不可得,当然我们经常讲中国在转折期无所作为呢,我们研究的答案是怎么样呢?否定的,为什么世界虽然这样,但是中国有机会,为什么?因为每一次技术赶超并不是在技术的革命爆发期所孕育的。而是技术转折期技术加速赶超出现的。那么中国目前我们会看到,技术进步很好。我们从中国的专利、科技创新、企业的投入参数来看这些年在全球处于最顶尖的状态。为什么处于最顶尖的状态?我们发现中国的大市场、大消费在大市场中不断应用技术进步是如火如荼的展开。我们有一个结论是世界技术革命并不可期,但是与市场、与应用主体的应用赶超在中国会如火如荼的发生。这个可以预期,但是我们就会发现,大量的这些新技术的应用,必定会带来很多对社会的冲突,与权利之间的冲突,因为他们所需要的空间不是过去粗放式的空间,不是政府在传统管制型、政府主导投资的这样一种模式之间来生产。

  因此迎接新技术革命,中国技术的加速进步实际上还需要我们对于技术发展空间和我们整个产权保护空间上新的台阶。这个我们可以预计。

  多少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空间的获取来源是什么?来源于我们逐利方向的改变,我们看到,每到高涨时期,我们都会出现逐利的高涨,都会出现泡沫,都会出现各种商品金融化,金融产品资本化、投机化、泡沫化的取向。目前很重要的新周期没有开启的关键的枷锁是中国的金融周期并没有步出艰难期。按照我们的研究,中国金融的周期的高点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按照常态市场的运行,它应该在2013年逐步步入高点。为什么这么谈?我们经历过去几年金融市场所发生的一切问题我们就会看到。比如2012年,我们2013年6月18号。2014年对于政府投融资平台进行新老划断。2015年我们产生的一系列的这种动荡,2016年所产生的股灾,我们的汇率动荡等等这些。还有2016年底2017年初债券市场的问题,表明我们金融要想顺利的运转下去很困难,也就是金融周期的高点。

  如果按照自身逻辑找一番,但是这些年我们利用看得见的手来弥补看不见的手的缺陷,使我们成功回避了一些硬着陆事件的出现,但是也使金融周期被延缓,所以导致我们在过去这些年里面,政府信用出钱前所未有的膨胀,导致我们的债率从传统的100%多一点一直提升到现在260多的水平,导致我们国有企业的债务从过去的60%多现在提升到GDP的140%多,大家会看到债务率达到历史的高峰。因此我们就谈到了一个,在金融周期没有全面逆转,我们的债务形成的内生性的机制没有得到全面的逆转的这种状况下,我们要想谈新周期是不可能的。

  所以因此我们就会发现,我们的投资空间第一个来自于金融的整顿。第二个来源于我们对国有企业这样一个重新调整。第三很重要的来源于我们对房地产市场的治理。如果没有这些方面的一些调整,我们真正的新一轮的核心产业的投资它没有真正的动力源和投资的空间。因此我们讲,目前我们会看到,我们的政治基础已经取得了空前向好的台式。政治生态的进化在十八大这五年里面取得全面的胜利。外部条件得到了改善,世界经济好像摆脱了这种最低迷的状态,开始步入恢复期。同时新产业经过多年的培育也开始在崭露头角。一系列参数好像有所稳定,但是我们讲,真正的新周期还没有完全到来,因为我们要真正步入新的周期,我们必须要过三道坎。第一道坎就是我们所讲的金融必须进行全面整顿,资本回归实业,回归价值创造的这样最基本的方向,重新树立。但是核心怎么样,这个数来源于对政府权利的限制,所以金融的整顿不仅仅是就金融整顿金融,就资本整顿资本,实际上金融的整顿在金融自外,在于我们的政府,在于从监管体系的重新梳理,在于一些金融政府权利的重新梳理,在于金融资本和传统权利之间的分离。就是按照市场原则来办。如果把我们这个金融的运行也玩成政治经济,按照政治经济的哲学进行运转,那么金融的这种风险配置的方法、资源配置的方法难以形成,肯定越玩越糟。

  第二道坎在于政府,要真正的大改革,要在目前放管幅的基础上要进行利益边界的重新调整,对于它目前庞大的、臃肿的体系有一个重新的梳理这样没有做很困难。

  第三道坎也就是国有企业,中国经济的增长大家都知道,必须平衡几大关系。第一个关系是国有和民营之间的关系。第二个是内部和外部之间的关系。第三个市场与政府的关键。这几个关系没有很好的平衡,没有在平衡中寻找到为政府官员正确的激励,企业家正确的激励机制,为创新者、知识分子树立正确的激励,我们要想新结构、新动力、新周期出现就很困难。

  所以因此按照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十九大召开之后,也就说明年2018年,是新周期全面开启的关键点,一些实质性的改革,我们一些实质性的调整,将在今后两年进行全面展开。所以因此我们认为,中国新周期中期的视角来看,新周期是可预期的,未来的一种从单纯经济的角度非常良好。但是从短期来看,我们依然是要非常审慎的,这种审慎在于我们必须迈过刚才所说的三个坎,而不是简单的停留在目前的一些其他类型周期的一些参数上面的解读上。所以我想我要给大家分享的就是这个结论。

  第一个新周期没有开启,我们依然处于这个阶段,我们依然处于新旧功能大转换的新常态的阶段。

  第二个结论就是新周期已经具备了很好的一些基础,特别是政治基础、外部基础和大市场、大需求的结构基础,但是我们依然要迈过三个坎,我们的真正的新一轮的增长模式、增长动力和增长周期才会出现。

TOP

获奖名单

  • 2016年度金牛董秘奖
  • 2016年度金牛创富领袖奖
  • 2016年度金牛投资价值奖
  • 2016年度最佳投资者关系管理奖
  • 董秘.jpg
  • 董秘2.jpg
  • 3.jpg
  • 28神将(1).jpg
  • 150实际139(1).jpg
  • 150实际139-1(1).jpg
  • 投资者关系管理奖.jpg
TOP

会议日程

2017年8月15日

中国·贵阳

11.jpg